联系我们   Contact
搜索   Search
1926年,肖来群出生在河南洛阳偃师市顾县史家湾村。有2个哥哥,连父母共5口人。在他的记忆里,家贫如洗,上不起学。当他十二三岁时,国民党抓壮丁,为逃丁,一家人仅有的三亩山坡地被卖掉交了“壮丁费”。一家人的生活难以维持,开始了讨饭、当长工、打短工的生涯。村中一位在陕西逃荒的好心人,为了减轻来群父母的负担,就带着来群逃荒到了陕西渭南地区。先是学卷烟,后来转到浦县给一家姓田的人家当放羊娃。

      肖来群15岁时,他父母和哥哥在家乡生活不下去,也举家逃荒到陕西。团聚并没给肖来群带来欢乐。他们全家住在别人废弃的破土窑中。他母亲白天去讨饭,父亲给人家锄地、割麦、打零工。他哥哥趁着年轻力壮,白天挑着一副担子走村串巷翻沟越岭卖瓦盆瓦罐。此时的肖来群一家认识了从秦岭山南的商洛地区来的菜肴人“老徐”。菜肴人“老徐”白天带着来群边找药,边挖药,边教,从药名到药性,生长在什么地方,什么季节能采,什么时候采采的药能卖个好价钱等等。晚上就住在山上,“老徐”就着小油灯,翻开挖药人的法宝———《本草纲目》,连字带药一起教。肖来群识的字中,除了自己的名字外,就是来自《本草纲目》中记载药的文字。

就在这时他开始学会了当地山中的几十种中药材,他也懂得了人们常当成食物和蔬菜而食用的大枣、核桃、枸杞子、蜂蜜等的药用保健作用。特别是结识了称为“香料”原料的:小茴香、八角茴香、良姜等几十种中药材。

1949年,洛阳解放后,肖来群回到了老家,家中分得了一亩多地,他也和一位叫赵春芬的姑娘结了婚。此时肖来群才第一次感到自己是个堂堂正正的男子汉了。能吃饱肚子不再逃荒讨饭的肖来群,没事总习惯往外跑。经常到巩义市回郭镇的罗庄一条专卖“佐料”的街上转。肖来群东瞧瞧西看看,闻闻甘草,又翻翻桂皮,再捏几个八角,二三十种中药材,他不仅都叫得上名。而且能说出每一味的药性、产地、所喜与所悉。在这时肖来群得到了一位老中医史九一的指导,教会了肖来群不少新的中医中药知识,并特别给肖来群解释了中药材做成“佐料”的保健和辅助治疗某些疾病的知识。在70年代,全国普及针灸治疗时,肖来群又很快学会掌握了针灸知识。在村里当上了赤脚医生。

 

穷,似乎总伴随着肖来群不肯离去,解放前是穷,背井离乡,从幼年就逃荒打长工,解放后,国家穷,他也跟着穷,后来又因他多子没有福还是穷。

为了摆脱贫困,肖来群奋斗不止到50多岁仍不甘心。到了1982年,改革开放的春风刚刚吹到肖来群的家乡,村党支部还没有吃透精神,在大家还没有愣过神的功夫里,几十年一直穷侧思变的肖来群,只记住了一句伟大的声音:“允许一部分人先富裕起来”。凭着这句话,他先动了起来。

1982年,私人经商的观念,做生意发财制度的观念在中原,在肖来群的周围,相当淡漠,且不说没有此观念,就是有,该干什么,怎么干也是问题。但对于肖来群来说,正是多灾多难,正是由于总是摆脱不了穷字,肖来群无论在什么样的政治气候下,就从未间断过偷偷摸摸地做小生意。由于没有本钱,肖来群就看中了院中的一棵大桐树,请人砍倒后作了放衣物的立柜。在当时还是个时髦的家具,拉到集上很快卖了115元钱,付了工匠费,又买了一点生活必需品,就只剩下60元钱了。

60元钱,成了肖来群唯一的指望,是他唯一的指望,是他唯一起飞的资金。60元钱像一头小鹿,撞得肖来群心头庠庠,60元钱将把肖来群带向何处?能否到达胜利的彼岸?他把钱揣在怀里,在周围的集市上转来转去,自己一遍遍地问:该做什么生意呢?着60元钱看起来微不足道,但对自己奋斗大半辈子念过五旬的肖来群来说,是一生中最后一个希望,最后一次拼搏的物质基础。按现在的话来说,这是一次事关肖家命运前途的遵义会议是一次事关生死的决策。

    也许的确是缘分所致,也许是老太爷冥冥之中确有什么定数和安排。肖来群谋来划去,还是摆五料面的香料摊提醒了他,只有摆香料摊,投资可多可少,生意可打可小,赚不赚钱,先能动起来。因为在肖来群之前,卖香料的都是沿街叫卖的小摊,从未登过大雅之堂,更没有作成大生意的,此时的肖来群只求个起步。

    肖来群在巩义市买了23元钱的中药材,在洛阳买了5斤花椒,5斤茴香,又配了几种料,买了一个小煤炉,一个铁锅,60元钱花光了,又借了8元钱。就这么着,肖来群拉着一辆破旧的架子车(板车),上面有两块石头,一个铺盖卷、一个煤火炉、一只铁锅和一大包中药材,进了洛阳城。这是1982年金秋时节。

    肖来群就这样在年已56岁的时候,用了68元钱,开始了他及他一家人新的生活。中国流传几千年来的五料面,也从此撩起了他迷人的面纱。

肖来群在市区中心百货楼后的小街上支起了摊。当时一条大街上只有四五个人做小生意,过来过去有身份的人常常对肖来群这位老汉吆来喝去,赶来赶去。也难怪,这时 的肖来群老汉,不知不觉成了改革开放后最早的经商弄潮儿。

经营香料这一行,一个摊一个样,一个人一个方子,没什么具体的道道可供参考。肖来群凭着几十年对中药材、中药的了解和必定成功的信念,他大胆地、不停地进行着实验和创新,他从五香粉入手。同是五香粉,但是哪一样该多,哪一样该少,怎么配料既没有中药采味放在饭菜里又香又好吃。他用手捏,用秤称,自己尝,自己品,又让老伴、孩子品尝,然后再拿出去卖,听反馈意见,被消费者认可的,他就记在脑子里,就成了一个配方,消费者不认可的,他就推倒重来。他先是突破了五香粉不超过5种材料的传统束缚,配制出了六香粉七香粉八香粉直到十三香粉之后,肖来群又配制了全香粉

    随着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肖来群老汉又研制了人们生活所需的各种香料,如包子料、饺子料、热菜、凉菜等等品种,凡是餐桌上出现的 ,人们生活中所需 的,肖来群像玩魔术似地都能在 短时间内配出,可谓花样叠出。一位做牛肉汤的老板老到肖来群摊前,说明来意后,肖家为了做广告宣传,就在塑料袋上印上了肖家香料的地址。这位老板的生意很好,多亏了肖家香料,同他同处一地的其他同行弄不清楚他的香料从何而来。就让他每次捎一些,他也捎了,同行自然高兴,但是在捎的过程中,这位老板的来回辛苦费就出来了,也皆大欢喜。他怕暴露目标,所以这位老板提出,专要不印肖家香料字样的包装袋。

    毫不夸张地说,肖来群老汉配香料的能力,简直到了神泣鬼惊、出神入化的境地。连他自己也说不清、弄不明白,几乎是在大半辈子的苦苦追求东磕西绊大事未成,竟在花甲之年却洞开了中国的香料大门,被同行和消费者誉为香料奇才

    当记者采访结束时,仔细回想一下,肖来群并非是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他自幼就接触重要、中医奋斗不息,倘若苍天有灵,也会被感动。倘若王屋山河太行山放在了肖来群的面前,他不懈地追求和超出常人无数倍的努力,也能搬走这两座山。另一条不能疏忽的原因是改革开放的好政策。对此,无论是肖来群老汉还是他儿女们都认识到,没有改革开放,就没有他们的肖家香料

商场即是战场,竞争也是斗争,从摆地摊睡大街的时候起,肖来群的竞争对手一个接一个,明明是他的香料价格高出别人一倍还多,可他的摊前总是要排队,每逢节假日来临,更是顾客盈门,非“肖家香料”不买。一个摊位不够,肖来群老汉把他的4儿4女拉出来组成了肖家军,在洛阳各主要农贸市场串起来了连销摊,仍然是个个火爆。为此肖来群老汉的摊位被竞争者明火执仗的掀翻过肖老汉的眼角上还留有半截砖头磺过的痕迹。他的四儿子肖保卿的身上莫名其妙地挨过刀子。对此,肖来群老汉一家均以宽容对待,不与人计较。他相信,只要肖家的香料货真价实,配方厅妙有独到之处,个别的竞争者所采取的小动作只是暂时的,这从反面也证实了“肖家香料”的“可怕”。
在得料配方方面,肖来群老汉手中犹如拿着一块魔方任意旋转,都有可旋出一个五彩多味的现实来。为此,有不少人变着法想套“肖家香料”的配方,有一位从西安打过来的长途电话几天里打过4次,虽然每次报的名字都不一样,可接电话的老四媳妇刚肯定的说:“是一个人打来的。”这位不速之客最后着急地问:“我开了几天,咋就配不出你的肖家香料的味道来?”此时,老四臼妇才恍然大司,原来对方在剌探配方。
肖来群有一个习惯的动作,任何一种香料到他手上,他都是将其放在左手心上,用右手并起的食指和中指指肚放在香料面上用指肚放在香料面上往左手指议程轻轻一推,香料就平铺在他的手心,手指肚上,他这么一细端详,就看出了个八八、九九,如果再加上用舌头尖尝尝,不一会儿,他就会在许多磨碎的单个香料堆上,东捏一点、西捏一点,不一会就配出了一样的香料来。有的客户偶然有了一种感觉或者有了一种想出的味道,只要能表达出来,肖来群老汉就能配出香料来,烧鸡、烤鸡、扒鸡炸鸡、麻辣鸡、香辣鸡、米皮、闵皮、粉皮,无论是南来的还是北往的风味,只要有人吃,他全能在顷刻之间给你配出来。外地的一些商户,经常是整面袋的往家买。有一位外地烤鸡店的老板,过一段时间就来洛阳购“肖家香料”

 一块不引人注意的吸铁石的故事,印证了七旬老翁肖来群的郑重:肖家香料永远的真材实料

   记者在采访过程中,无意中发现在洛阳各个市场的连锁摊内粉碎机的进料口上,均有一大块吸铁石。详问端由,才知道,这是肖家摸索出来并一直采用而不为外人注意的小措施。原来,肖来群老汉在加工原料时发现,假冒劣质原料骗不过他,但是原料中偶然出现的小铁屑、小钉、大头针之类的小物件不可避免,大的经过筛拣,可以剔除,但铁屑、特小的铁件无法保证均能排除,不管它,也无可厚非,也只是个别现象,但肖来群老汉则不放过,他想出了一个招儿,就是在漏口上放一块吸铁石,所有料都从吸铁石上滑过,小铁屑类的都被牢牢地吸在了吸铁石上。

    一块吸铁石,虽然只是一个小物件,只是一个小故事,但它却明白无误地告诉了人们许多许多......